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天下书库”,网址永远不丢失!

天下书库欢迎您!| 短信息| 我的书架| 会员中心

503 出洞

(第1/2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整章阅读       
    刘军医循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总算换了身干净衣袍的男人正坐在桌边吃茶——昨日他便见过此人,但并未有放在心上,此时听闻是他替将军解了毒,不由目露钦佩之色,拱手道:“阁下当真妙手回春,就是不知……”

    “我不收徒弟。”裘神医淡淡打断他的话,随后将茶盏搁下,打了个哈欠。

    “……”刘军医神色一滞——谁要问他收不收徒弟了?

    他想问的是对方师承何人,什么来历,用的什么法子解得此毒。

    但被这么一打断,对方又一副不想多说的模样,他倒也不好再继续问了。

    “阁下误会了。”刘军医此时的心思都在内间的镇国公身上,遂对秦五讲道:“我想去看看将军。”

    秦五转身:“跟我来。”

    刘军医跟在他身后进了内间。

    内间之中,还留有着未完全散去的饭菜香气,半掩着的床帐内,在昏黄烛光的映照下,可见有高大的人影靠坐在床头。

    见得那熟悉的人影轮廓,刘军医心底越发震惊,他在床前行礼,道:“听说将军醒了,小人特来看看。”

    床帐内传出熟悉却带有些沙哑虚弱的声音:“嗯,已无大碍了。”

    “不如小人再替将军把一把脉吧。”刘军医语气恭谨关切地提议道。

    “也好。”那靠在床头的影子动了动,伸出了一只粗粝的大手来。

    刘军医坐在床边的鼓凳上,认认真真地把看了脉象。

    他眼中不由掀起惊惑之色。

    毒竟然当真解了……

    脉象则是剧毒得解之后的虚弱,但只需后续调理一番即可。

    “如何?”秦五在一旁问道。

    “正如将军方才所说,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刘军医舒了一口气,语气是安心之后的好奇:“这位裘大夫,当真本领了得,就是不知是用的什么法子替将军解了毒?可查清究竟是什么毒了没有?”

    “这么短的时间,拿什么去查?”秦五说道:“裘大夫身上带有一颗可解百毒的药丸,只那么一颗,给将军用了。”

    “可解百毒的药丸?”刘军医奇道:“这世上竟还有这等奇药……”

    “管他呢,反正将军的毒解了,自也不会亏待他。”秦五说着就开始赶人:“行了,既然将军没事,你也回去吧,莫要打搅将军歇息。”

    刘军医便起身,向帐中人行礼:“将军好生休养,小人就先退下了。”

    “嗯,秦五也出去吧。”帐内的身影欲躺回去,不知想到了什么,撑着身子的动作一顿,对秦五交待道:“对了,无需推迟回京日期,老夫养上一两日即可。”

    秦五显然想劝,但话到嘴边还是没敢多说,只应了声“是”,与刘军医一同行出了内间。

    “将军的毒虽解了,但身体还十分虚弱,按说至少要养上十日半月,岂能着急回京之事?你方才也不劝劝。”刘军医叹着气低声说道。

    “你怎么不劝?你又不是不知道将军的性子,谁能劝得住?”

    他家姑娘倒是劝得动,但人在京城呢。

    “身体之事不可硬撑逞强……”刘军医道:“至于动身回京,还是待将军先养上两日再说——对了,可给将军开了调理的方子没有?”

    毒是解了,后续调理亦不可少。

    “裘大夫给开过了,已经吩咐人去煎了。”

    “那便好。”刘军医道:“那我明日再来看将军。”

    秦五点头,他没有跟着离开,而是守在房外。

    刘军医离去后,原本姿态散漫的裘神医便立即从椅中起身,快步去了内间。

    他一把撩开床帐,将刺在床上之人手腕上方与颈后的银针取出。

    边问道:“可觉得哪里不适?”

    这是可以暂时改变脉象的办法,但到底是在违背人体经脉的运行之道。

    对方微微摇头:“无碍——”

    送走了刘军医之后,秦五走了进来,脸上再无方才的半分轻松之色。

    到了这里,戏差不多已经演全了。

    接下来,就看究竟有没有人会因此而稳不住手脚了。

    换茶水的仆人走了进来。

    仆人退去外间后,裘神医同先前察看饭菜一样,仔细检查了茶水可有异样之处。

    对上秦五询问的眼神,他摇了摇头。

    并无异常。

    秦五渐渐开始心焦。

    旋即差人去问了靳熠那边的情况,同样没有什么进展——他盯着将军身边的情况,靳熠负责的则是盯着楼馆内外各人是否有异动。

    约是两刻钟后,有一名士兵端了煎好的药过来。

    士兵将药送至内间,来到床前:“将军,药煎好了。”

    “且慢。”

    裘神医走了过来,将那药碗从士兵手中的托盘内端起。

    士兵不明所以,只见裘神医走到桌边,拿起调羹,舀了三四勺药汤,放到了一只空着的珐琅
(第1/2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整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