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天下书库”,网址永远不丢失!

天下书库欢迎您!| 短信息| 我的书架| 会员中心

后记2:还活着

(第1/2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整章阅读       
    古镇的另一个尽头,乐瑶终于合上了手中的剧本,她梳理了一下头发,戴上一只可以掩饰自己的口罩,离开刚刚坐过的地方,随着人潮,踩着光影,走在了充满诱惑的夜色中,可她却感觉不到自己的情绪以何种方式存在着,这些年的工作已经将她透支的太多,有时候她觉得找一种适合自己的生活方式,是这个世界上最为难的事情,最后只能在无奈中拥有了将痛苦当成快乐的能力!

    就这么,她将一条顺着河流延伸的路走到了尽头,她一点也不在乎世俗的污渍,就这么随性的坐在了河边一节被无数人踩踏过的台阶上,看着一些还没有到秋天便已经落下的树叶,飘在河面上晃晃荡荡。

    河对岸的台阶上,另一个女人也如此随性的坐了下来,似乎她们都被那个男人骨子里的随性所浸染,以至于自己也会经常忽略现实世界里的假正经,想坐下的时候,就不会在乎地上有多少污点,想站起来时,也不畏惧头顶之上是无法触摸到的天空。

    在往来船只的缝隙中,她们打了一个照面,虽然彼此意外,却也不觉得是一种巧合,这场相遇更像是一场命中注定的事情,只是稍稍推迟了一年而已。

    哪怕面对的是简薇,乐瑶依然习惯主动,她做了一个手势,让简薇稍等,又顺手在临河的店铺里买了两瓶黄酒,然后走过一座石板桥,来到了简薇的身边,两人沉默的相对着,却谁也没有办法打破这种沉默,因为她们都能洞穿对方在想些什么,可想的这些,又是她们生命中不能被拿出来议论的禁忌,于是整个世界好像化作了抽象又凌乱的线条在抖动着,谁也摸不到重点。

    终于,乐瑶向简薇扬了扬手中的黄酒,说道:“要喝点吗?”

    简薇点头,乐瑶拧开了瓶盖递到了她的手上,自己也拧开了另一瓶,没有干杯的碰撞,只有两人酣畅淋漓的一口,然后身体变得温暖,记忆的阀门也被冲开,将那些隐约的记忆拎出来想了一遍又一遍。

    她们应该感谢,此刻置身的地方足够隐蔽,否则两个美的如此显眼的女人,却男人般的拿着酒瓶,一定会被无数个想一探究竟的目光所侵犯,那时候恐怕她们自己也没有了借酒宣泄的情绪。

    很快,她们便喝掉了半瓶酒,简薇这才和乐瑶开了口,她问道:“你为什么来这里?”

    “我的新戏要在这里取几个景你呢,你又为什么来这里,有时候想起你这个人,就感觉从这个世界上凭空蒸发了似的,我没有想过还能再见到你呃,应该说,每一个认识你的人,都不会去想还有机会见到你,我没有记错的话,我们应该差不多有两年没见过面了!”

    简薇又拎起酒瓶喝了一口酒,她有些想回避乐瑶的问题她并不像乐瑶有一个名正言顺的理由来到这个古镇。

    乐瑶看出了她的情绪,对于她的不愿敞开心扉,只能是遗憾的耸了耸肩,也拎起酒瓶喝了一口,然后入神的看着脚下的河水在灯光的映衬下,让人很没有安全感的晃荡着。

    简薇终于转移了话题,问道:“你这几年过得怎样?”

    “我?”乐瑶有些恍惚,又回道:“挺好的,就是喜欢在睡着的时候,假装死了几次!”

    简薇有些不太明白的看着她,似乎眼前的这个女人总是会说一些神经质的话,就和她的性格一样。

    乐瑶“哈哈”一笑,看着简薇回道:“开玩笑的只是有时候换了很多种生活方式,也没有办法解开生活里的那些矛盾,这真的让人觉得很沮丧!”

    简薇思虑了一会儿,颇有同感的说道:“一样!”

    简单的交流之后,她们又陷入到了漫长的沉默中,然后不可避免的说起了那个困住她们前半生的话题,乐瑶说道:“去年昭阳和米彩结婚了,婚礼很低调,就在徐州办的。”

    尽管已经将这样的场景想了无数遍,可简薇的心中还是一阵抽痛,强颜欢笑着回道:“是么?”

    乐瑶下意识的点头,又说道:“我真的很好奇,你当时为什么要和昭阳提出分手?我亲眼看到他痛苦了那么久!当时,我也以为是你变了心,可现在看来并不是这个样子,你心里一直没有放弃过那个有时拎不清,有时又执着到让人有些发指的男人!”

    简薇仰起头,表情呆滞了许久,才低声回道:“是我做错了事情!”

    “如果你愿意说出来,不管你做错了什么事情,他都一定会原谅你的。”

    “可是我没有办法原谅自己!”

    “你真的是一个比我们都要矛盾的女人,既然你没有办法原谅自己,就不应该再回国,把很多原本该简单发展的事情,弄得那么复杂!”

    简薇一声轻叹,若干年来第一次说道:“我是错了!”

    乐瑶举起酒瓶,仰头喝完里面剩余的酒,用比简薇更轻的言语回道:“可是我却能理解你因为你的心情,我也无数次经历过是放不下这三个字,在我们的思想里翻来覆去的折磨着!”

    简薇摇头苦笑,实际上将这件事情的本质看破,她已经不像从前那么撕心裂肺,只是遗憾并不可避免,所以就像乐瑶说的那样,只能
(第1/2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整章阅读